新能源正文

宁波大嵩区百姓青睐光伏发电


图为塘溪镇邹溪村村民家屋顶光伏板安装情况。记者谢莹萍通讯员胡春华摄

  昨天一大早,浙江鑫日联合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塘溪办事处负责人童伟君的手机就响个不停。“都是我们大嵩片区的老百姓,来向我咨询申请安装光伏板的事情!”童伟君说,目前我区的塘溪、瞻岐、咸祥镇还有五六百户排队等着安装。

  大嵩片区百姓为何掀起“光伏热”?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普通百姓:一分钱不出也能赚钱

  “一分钱不出也能赚钱,这样的好事怎能错过。”塘溪镇塘头村村民徐国云一语道出了原因。他是当地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去年10月底,他在自家2间房的屋顶上申请安装了光伏板。

  装这个光伏板,徐国云到银行办了贷款,自己没花一分钱。现在,他家“屋顶”日均可发电17度,每月收到电费和补贴在400至600元之间,而月贷扣只需380元。“我算‘小户’,面积不大,但每月还完月贷扣还有收入,很满足了。”他告诉记者,光伏板能用20年,等9年后还完贷款,不仅光伏发电设备完全属于他了,发的电也是纯收入。他还把这笔划算的买卖,介绍给了他的侄子、邻居和朋友,其中最多一户靠自家屋顶发电,月均收入逾2000元。

  塘溪镇管江村杜成丰是当地的光伏大户,他和他的两个儿子、亲家、干女儿5户人家一起投了50万元购买安装了光伏板。

  之所以不选择贷款,他说他看好农村光伏发电,一次性购买还能额外享受一笔补贴。按照宁波的日照情况,他算过一笔账,4年半便可回本。

  屋顶闲置、稳定收益20年、申请程序简单、国家对光伏发展的政策支持、太阳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成为了百姓选择光伏发电的主要原因。

  光伏企业:靠创新和服务突围

  童伟君作为光伏企业的一名工作人员,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农村光伏发电的推动者。一年前,初入农村光伏市场,他调研发现大家对此顾虑颇多,主要集中在投资风险、售后服务等方面。

  为打消百姓顾虑,他积极与区供电公司和鄞州银行进行沟通,创新开展了“银行垫钱+光伏企业出物资+供电部门做配套”这一商业模式,确保光伏板安装,百姓不花一分钱。

  光伏发电究竟能不能赚钱?“口说无凭,先试用半年,好的话再申请贷款或全额付清。”童伟君说,每个月卖出的电费和补贴的准时入账,很快点燃了百姓对光伏发电的热情。随着这一初期推广模式的奏效,申请光伏发电的百姓不断增加。

  光伏企业在注重模式创新的同时,更注重服务,还为每个光伏用户交付了维修金、保险金和保证金,做好了相关后续保障工作。

  “装了一年,质量问题还没遇到,就是我们家造房子把光伏发电的电表给拆了。没多久,来了三路人马查看问题,服务蛮到位的。”这是塘溪镇邹溪村一村民的亲身经历。

  原来,光伏安装单位将光伏发电数据实施全部联网,并配备了专人监控,一旦发现运行不正常,就会立刻安排人员前往查看。而联网端不止企业方,还有供电部门线路表计巡检班,所以才有了三路人马查看问题的情况。

  一年来,童伟君所在的光伏企业靠创新和服务在农村光伏市场顺利“突围”。截至目前,塘溪、瞻岐、咸祥镇百姓的光伏发电签约数量已逾千户。

  供电部门:做好农村光伏安装配套工作

  自打接到要为农村光伏发电并网做好服务的通知以来,区供电公司塘溪供电服务站站长谢红辉说,自己的工作多出整整一大块。作为最基层的电力工作人员,他长期跟客户打交道,了解每项工作的基本原理是他的必修课,可刚开始对光伏发电并网,却是真的陌生。

  从去年10月受理第一个用电客户申请开始,谢红辉除了协调光伏发电并网具体实施事项之外,能去现场的时候,他都一定会跟着工作人员一起去,每次回来后,还自己啃文件,几个月下来,从光伏并网表计受理申请、现场勘察、接入方案制定、发用电合同签订等流程,里面的道道他基本都摸清楚了。

  “我们不仅要确保设备能正常运行较长时间,减少后期维护费用。一旦双方签订发、用电合同,电量和电费的事,也得让老百姓知道得清清楚楚。”谢红辉说,最近供电公司上下在全力推荐安装电e宝,光伏用户可实时查看自家的发电量和电费。

  记者了解到,围绕光伏发电这一工作,区供电公司始终在统筹协调内部业务,加强同客户沟通联系,主动提供技术咨询,全力做好服务工作。如今在鄞州,百姓从申请、安装、到发电并网,只需1个月。

  此外,区供电公司还计划与光伏安装单位联手在我区打造全省首个光伏发电村,为美丽小城镇环境整治建设添砖加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