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资讯正文

《筝家走世界》-名扬匈牙利:天籁之音飘进千家万户

布达佩斯是世界上最美的和最值得纪念的城市之一。不然的话,当初陈强老先生就不会为他的大儿子取名陈布达、小儿子取名陈佩斯。从这两个名字一看便知,布达佩斯是由布达和佩斯两部分组成的。在过去,布达是一个独立的城市,佩斯是一个独立的城市,当然还有老布达城。布达城和佩斯城之间由多瑙河穿流而过,河西是山地布达城,河东是平原佩斯城,由飞架在多瑙河上的9座气势雄伟的大铁桥把两城紧紧地连在一起。

布达城和佩斯城于1875年合并为一座城市,开始有人称这座合并的城市为佩斯布达,有人称这座城为布达佩斯,后考虑到布达的古老,故觉得称布达佩斯更为合适。布达城和佩斯城风格迥异,但又和谐统一。布达城古朴宁静,宛如凝固了的史诗,时刻向人们诉说着千年沧桑;佩斯城繁华热闹,犹如冲突激烈的戏剧,时刻向游人们展现着现代繁荣。

布达佩斯市区的交通非常发达,仅地下铁路就有3条路线,分别为黄色、红色和蓝色,3条路线交会在市中心的迪亚克广场,可以非常便利地到达市区的任何一个地方。

我们乘坐的专车从久尔市驶进布达佩斯市的时候,大家被眼前的市容市貌所震撼。这哪里是由一栋栋楼房构成的一座城,简直是由一个个闪闪发光的文物宝藏组成的文物库。有人把法国巴黎比作美丽的少女,由此看来,布达佩斯就是个敦厚的壮汉。那一条条笔直的由哥特式和巴洛克式古建筑构成的大街小巷,那由匈牙利国家大剧院、李斯特音乐大学、恐怖城、各国使馆楼组合成被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安德拉希大街,那一栋栋紧紧相挨古色古香深沉庄重的几百年前的贵族豪宅,那记载着历史的偌大的英雄广场,那繁华热闹的瓦茨街,还有那布达山上的布达皇宫,多瑙河上的白桥、绿桥、链子桥,典型欧式建筑风格的国会大厦、马加什教堂、古城堡等等,真是让人目不暇接,惊叹不已。我们为匈牙利有如此厚重的文化和历史而感到惊讶,更为世界有如此的宝贵遗产而感到骄傲。应该说,这是人类的共同文明,也是人类的共同财富。

链子桥也称狮子桥,建于1839年,是连接布达与佩斯两城的9座大桥中最为古老壮观的桥梁,由匈牙利著名设计师亚诺士设计。桥头两端各有一对石狮子雕塑,4只狮子的爪子紧紧扣住两岸,象征布达和佩斯紧密相连。二战期间,德军为了巩固他们在城堡山上的堡垒,将此桥梁全部炸毁。战后大桥得以重建,并于1949年正式开始车辆通行。

马加什教堂位于市中心,造型别具匠心,被大文豪雨果形容为“石头的交响曲”。马加什教堂抛弃了哥特式风格建筑的对称结构,将钟楼建在教堂的一角,使整个教堂少了一分凝重,多了几分生动。这里原先是布达圣母教会,后来成了国王加冕的地方。之后又经过多次修建,在修建中融入了巴洛克式和新歌特式的建筑风格。教堂外广场上有一座纪念碑,是当地居民为了纪念18世纪黑死病的消除而特别修建起来的。

布达皇宫建于13世纪,后来经过多次修复与扩建,逐渐成为新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它虽然是王宫,却没有围墙。中心部分现已成为历史博物馆和民族画廊,博物馆大楼正面悬挂着宣传第25届布达佩斯春季国际艺术节的巨大条幅,博物馆里依年代顺序展示着匈牙利的历史资料。画廊里主要展示的是匈牙利民族画家和雕刻家的作品。这里曾经是匈牙利的心脏位置,至今仍保留着许多中世纪城墙遗迹。在皇宫里,我们看到了皇家大剧院,贝多芬当年到匈牙利的首场音乐会就是在这里举行的,为了纪念这位音乐伟人,在皇家剧院的正门右侧雕刻了他的人头像,乐团的姑娘们争相在这里拍照留念。与皇家大剧院相邻的则是匈牙利总统的办公住宿大楼。总统楼没有壁垒森严的高大院墙,也没有皇家卫队把守,只有一个漫不经心的卫兵站在正门前值班。

布达佩斯国会大厦坐落于多瑙河之滨,是一座非常壮观的新歌特式建筑。大厦全长268米,最宽处118米。中心圆形拱顶的尖端高96米,旁边有两个歌特式大尖顶,22个小尖顶。它由匈牙利著名建筑师德尔伊姆雷设计,于1885年动工,直到1902年才基本完工。大厦整体设计为新歌特式,但却融合了匈牙利的民族风格,里面随处可见匈牙利历史名人的肖像及描绘匈牙利历史事件的巨幅壁画,非常壮观。在国会大厦前,我们看到了专为纪念纳吉修建的纳吉墙,墙头上点着圣火。匈牙利方面为我们专门安排的翻译说,这是匈牙利政府给纳吉平反昭雪后为纪念纳吉而修建的,圣火象征着纳吉精神永存。

在与国会大厦一街之隔的一栋楼前,立了一尊纳吉全身青铜像,像的正面朝向国会大厦,象征着纳吉对匈牙利人民的信任和对人民行使权力的良好期望。在国会大厦东面不远的一个小广场上,修建了一座铁桥,铁桥自东向西,桥中间站立着的纳吉面朝西方。翻译解释说,匈牙利处在西方发达国家的东面,纳吉想把匈牙利引向西方,可他只走了一半路。这种解释正确与否,我们不得而知。

瓦茨街是一条有着200多年历史的步行街,禁止任何车辆进入,被称为“步行者的天堂”。它与美丽的多瑙河相邻,寸土寸金,繁华之中独具特色。瓦茨街并不宽敞,两旁商店林立,商品琳琅满目。建筑物多建于十八、十九世纪,风格古朴庄重。在这里可购买到各种名牌服装、手工艺品,还有各式古玩及仿真油画作品。这里有很多匈牙利街头艺人为游人演奏优美的乐曲。匈牙利有许多世界闻名的音乐家,最有名的就是在布达佩斯创建音乐学院的李斯特了。他的作品中隐含着强烈的爱国精神,深入民心。在为纪念李斯特而兴建的李斯特博物馆里,陈列着李斯特的生前物品,其中有李斯特用20年心血完成的《浮士德交响曲》手稿。

坐落在佩斯城的英雄广场,留下了匈牙利历史、文化、艺术与政治的痕迹。广场的左边是国立美术馆,右边是现代美术馆。国立美术馆内收藏的主要是欧洲其他国家的绘画作品,现代美术馆以现代美术展为主。广场的中央是一座36米高的巨型纪念碑——千年纪念碑,它是1896年为纪念匈牙利民族在欧洲定居1000年而建。在纪念碑的顶端,天使加百利(《圣经》中同情人类的天使)一手高举十字架,一手持匈牙利的王冠。石碑的基座上有7名骑马英雄的青铜像,他们是匈牙利民族当年在此定居打天下时的7位领袖。

在布达佩斯的访问演出,最让我们难以忘怀的是为匈牙利国家电台的录音演出。这是一场特别的演出,既有观众观看,又是现场全台节目录音。这又是一场成就标志的演出,因为在40多个国家的参演节目中,只有6台节目被安排在国家电台录音,在全国播放。中国的古筝新筝能与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音乐会,与小泽征尔的交响音乐会同比高低,同进国家录制间,这是中国民族音乐的骄傲与光荣。

演出前几天,面对专家演出的200多张门票早已销售一空。离演出还有一段时间,观众们提前来到了录制现场的小剧场,个个绅士风度十足,贵妇形象突出,端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待着演出的开始。

演出开始了,让人感到“害怕”的是静。媒体曾多次用“掉到地上一根针都能听见”来形容我们演出时台下的肃静,尤其是在香港大会堂的演出和在古巴及多米尼加国家大剧院的演出,我们真正地体会到了这种形容的恰当性。然而,此场的录音演出,再用“针”来形容已不准确了,所以应用“害怕”两字来形容。一旦全曲结束,掌声的“爆炸性”和“静得害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全场音乐会结束了,要求加演的掌声迟迟不能停下来,我们不得不连续加演两个曲目。

接下来的是,观众久久不愿离开,很多观众跑上台来,要求签字的,要求合影的,更多的是咨询怎么学古筝的事。好在我们的演奏家大都会说英语,这样,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没有语言障碍。有位年过7旬的贵妇人装束的老太太大胆地在古筝上弹了起来,那一招一式实在让人觉得可爱。虽然她不会弹筝,凭她对音乐和古筝的感觉,如果她学弹古筝,肯定能弹出个样来。有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挣脱妈妈的怀抱,跑到古筝前,用她那稚嫩的小手在筝弦上划拉了起来。我们的演奏家都非常喜欢这个漂亮的“洋娃娃”,主动围拢过去教她弹筝。

在众多的“学弹筝”的匈牙利人当中,有一对双胞胎小男孩最为引人注意。据这两位孩子的母亲讲,她有5个儿女,都喜欢乐器演奏,都学过一种酷似中国古筝的匈牙利民族乐器,但他们看了中国的古筝演奏以后,觉得中国的古筝是世界最神奇的乐器,不但能演奏思绪缠绵的优美乐曲,还能演奏热情奔放的乐曲,不但能演奏东方的各种乐曲,还能演奏西方的各种乐曲。她让她的两个儿子在古筝上试试,果然与众不同,手指动作、音乐感觉都很出色。这位母亲与我们交谈了半个多小时,她非常渴望我们能到匈牙利传授古筝技艺,她表示将来一定领着孩子到中国学古筝。

正当我们准备启程回宾馆时,国家电台录制专场音乐会节目的负责人从录制间里走了出来,他高兴地告诉我们,录制效果非常理想。他称赞我们的音乐会是高水准的,可以和任何国家最高水平的音乐会相媲美。他还表示,他要尽快地进行制作,让匈牙利全国人民尽快听到这来自中国的天籁之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