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歌舞正文

芭蕾精灵谭元元 一次美丽的相逢

和谭元元相逢是缘分, 几个女人之间的美丽缘分意外中 如愿见到来伦敦潜心排新舞的天使 - 谭元元.五月, 元元刚结束纽约的演出, 便赶来位于伦敦西北角的 英国著名编导Russell Maliphant 的私人练功房, 与台湾艺术家许芳宜一起潜心编排融芭蕾及现代舞为一体的新节目: "三个女人,四个城市” , 并将于11月21日在中国国家大剧院上演。见到元元已快五点,她已练了整整一天了, 一身得体黑色的练功服,一头乌发随意地在脑后挽成节,一双淡粉红色的缎面芭蕾舞鞋,未施脂粉,立在那边,足已让人屏住呼吸,惊叹她的美!在一旁, 我静静地观看两位舞蹈家, 两人一前一后在大镜前一个个细节地切磋。 元元更是极其投入, 对着镜子,踮着芭蕾舞步,一个角度叠一个角度地去分解双手的位置,极致分毫,直到她自己完全满意。排练场外只有我一人,然而她却无时无刻不忘把微笑的眼神带入每一次跳跃,每一个动作, 犹如台下坐满了成千上百名期待她的观众。欣赏过元元演出的观众都感慨她是个超凡的芭蕾精灵。台下的她, 美丽生动,身躯娇好挺拔。双眼透着智慧灵气, 玉指纤长,尤其是那超长的双腿格外引人入目, 一个活脱脱上天赐予人间的芭蕾天使。排练之后,和元元一起吃饭聊天。提起芭蕾舞演员的饮食,许多人都会像我一样有“十万个为什么”。元元大方地告诉我,平日的她偏爱中国和东南亚风味的饮食,最喜欢北京烤鸭,还会吃许多水果。 每年有100多场演出, 排练演出期异常忙碌时可能下午四五点才吃午饭,11点吃晚饭是常事。没空吃饭时元元像许多女孩一样爱吃巧克力,但是是她只吃72%或80%的纯黑巧克力或带果仁的黑巧克力来补充能量。没有演出时,她很喜欢和好友们一道品尝一些上好的红酒。台上的精灵,旋转完世界回到加州的家里,自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谭妈妈为了宝贝女儿的健康,只要元元在家就会为她准备各种无油腻的健康蔬果。元元最喜欢妈妈每次为她和爸爸做的五谷杂粮米饭:谭妈妈会专门去有机谷物商店买回各种红黄绿黑的杂粮,用食品秤小心秤好,分配好,煮出元元特别喜欢的”爱心营养米饭”。舞台上的元元行云流水, 光彩夺目。而和其他国内的大牌不一样的是,她没取英文名,她不用小助理,不用御用化妆师。她告诉我平日她的舞台装都是自己画, 当看到我睁大的眼睛时,她快速地在随身带的IPad里找出几张她在化妆间里的照片和完妆的照片,微笑道:”这下相信了吧?!”对她而言每一场演出都很重要,而给自己化妆的分分秒秒,描描画画,犹如一段不可多得的“冥想仪式”帮助她在后台一点一点地独自沉静下来,伴着她默默地进入角色。台下的元元干练简洁, 有种濯清涟而不妖的高雅清新气质。每年几十趟的越洋长途飞行,每年一百多台的演出彩妆,并没有让她的皮肤失去细腻和滋润的光泽。她很注意保养皮肤,特别注意卸妆保湿工作: 防晒保湿的唇油不离包,她喜欢用雅诗兰黛的一款三效保湿面膜保湿,用植春秀的卸妆油卸妆 。聊天中我时不时闻到了一丝幽香,我便问那是款什么香水,元元大方地从她的化妆包里拿出了一款随身携带的爱买仕旅行装Rose Ikebana,并告诉我她和许多女孩一样,擅用不同的香水衬托不同的心情和场合。比如,香奈儿Chanel 5 (light), 英国品牌Jo Malone中的 油桃花蜂蜜(Nectarine Blossom & Honey),还有柠檬罗勒和柚桔(Lime Basil & Mandarin)也是她出行时钟爱的香水。香水, 是款很个性化的东西,这让我联想到可可·香奈儿曾说过:”没有香水,一切优雅都是奢谈”。她对这几款香水的偏爱,不难让人感觉到她的选择是纯粹的高雅的,亦如她对待挚爱的芭蕾事业和奉献给观众的每一个角色。万分耕耘不言苦, 元元十一岁开始学芭蕾,极赋天资的她凭着超越常人的勤奋和忍耐力,获得了空前的殊名:《美国时代周刊》冠她为亚洲英雄人物;纽约时报舞蹈评论家安娜(Anna Kisslogff)赞誉她是位“精致而大胆的舞蹈家”。伦敦的零距离相逢, 元元让我更多看到的是她内心的美好和淡定,惊人的智慧,勇气,坚定和执着。九月元元和旧金山山芭蕾舞团专程为伦敦带来3套荟萃集锦,期盼着,期盼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