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歌舞正文

李胜素等18朵"梅花"回母校 同台飙戏 畅谈从艺初心

李胜素等18朵“梅花”回母校:同台飙戏畅谈从艺初心

  梅派青衣李胜素演唱《贵妃醉酒》。 任振贤 摄

  河北梆子四位演员同唱《母校礼赞》。 任振贤 摄

中新网石家庄10月21日电 (高红超)20日晚,戏迷在河北石家庄人民会堂内欣赏到了一场堪称“罕见”的戏曲演出,18朵“梅花”同台飙戏,《杨门女将》、《霸王别姬》、《花为媒》、《贵妃醉酒》……轮番上演,令戏迷大呼过瘾。

梅派青衣李胜素、叶派小生李宏图、河北梆子名旦彭蕙蘅……他们均是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梅花奖”的获得者,其中,河北梆子剧院院长许荷英是“二度梅”获得者。当晚,他们以《梅花绽放报春晖》专场汇报演出的形式为母校“庆生”。

原来,舞台上争奇斗艳的朵朵“梅花”均来自同一所学校——河北艺术职业学院,当日是该校建校六十周年纪念日。该校前身河北省戏曲学校建于1955年,是当时中国第二所培养戏剧人才的专门学校。60年里,该校相继走出24位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

“回家啦”,戏曲艺术家们亲切地称回母校为“省亲”。见老师、会同学,言谈中“三句话不离本行”,艺术家们说的念的都是“戏”。在传统艺术不断被现代潮流冲击的今天,他们还在默默坚守戏曲这块阵地。采访中,他们向记者吐露了从艺初心。

18朵“梅花”中有一名“女武生”,她是河北梆子演员吴桂云。2014年11月在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欢迎晚宴及文艺演出上,她表演了1分钟的“钟馗三捡扇”,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戏曲武功的精华,博得一片掌声,这一幕让她至今难忘。

台上风光无限,背后甘苦谁知。《钟馗》令吴桂云成名并屡获大奖,但为演好这出戏,她下了很大苦功。

“武生注重肢体表演,关键是童子功。”吴桂云记得,小时候每天早晨5点起来喊嗓,7点开始练功,站在竖着的砖上,将腿扳到头顶,一天中不知要练多少个踢腿、翻身、飞脚,两寸五的厚底靴晚上9点之前不准脱。

  18朵“梅花”同台亮相。 任振贤 摄

吴桂云说,这些苦不算什么,让他们难过的是戏曲市场的低迷。

“1986年,我们毕业后正赶上改革开放大潮,戏曲是走下坡路的。”吉林省京剧院院长、高派京剧传人倪茂才说,那时兴“下海”,他也曾动摇过,但很快又回到京剧的舞台,他觉得,“不管是大舞台,小舞台,人多人少,只要站在舞台上,就实现我的人生价值了。”
学校智能排课软件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erp

相关阅读